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!

我知道了

2022年11月24日

上一期 下一期
第三版:凤凰家
2022年11月24日

南日晖桥

阅读量:26    本文字数:2431

周建梁

每个人心中,都住着一个江南。对我而言,江南就是家乡的模样。

我身居上海多年,但融入骨子里对家乡的那份感情却随年岁渐增。桐乡南日晖桥,也叫南日镇,这里是我的家乡,一个写满我童年故事、印满我青春足迹的江南小镇。

南日晖桥,不像乌镇、西塘那样声名显赫,它只是一个普通的江南小镇。据载,嘉定年间,这里就造起了规模不小的觉苑寺。后来,因有一大户人家在此开设米行、油车等渐渐兴旺起来,以南日晖桥为中心,不断向四周延伸拓展,逐渐形成了颇具规模的集市,各类店铺一应俱全,成为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小镇。如今,建于宋朝的觉苑寺早已消失,但寺桥头、觉苑弄的地名还一直保存着,这是南日晖桥悠久历史的见证。

小镇西倚南日港,东邻一条名叫御驾浜的小河,镇区东侧、西侧各有一座桥与镇外相连,而南侧、北侧都与大路相连。在那个以水路交通为主的年代,南日港船来船往。镇中间有一条东西走向的小河,把小镇分成南北两块,南块俗称河南,北块俗称河北,横跨在这条小河上的南日晖桥,又把河南、河北连为一体。小镇主要有两条街,一条是南北走向的南日大街,长度超过两公里,南日晖桥就处在南日大街的中间位置;另一条是东西走向的湖滨路,绕河而建,长约一公里。两条街的交汇处就在南日晖桥北侧,这里曾是整个小镇最热闹繁华的地方。

湖滨路最西端,即镇入口处,有一家豆制品店。上世纪八十年代,我们这样的农村人家,吃得最多的是蔬菜和豆制品,我经常会到这家店买豆制品。至于这家店里是不是也有漂亮迷人的豆腐西施,我已记不清,但店里卖的豆腐干一直让我记忆犹新,其质地柔软,味道鲜美,比豆腐要老一点,比豆干要嫩一点,以至于如今我每次回老家,我妈必定为给我准备一个硬菜“大蒜豆腐干”,而且回上海时还要带点豆腐干走。

豆制品店东边50米左右,是一家枕水而建的茶馆,建筑面积较大,可以放30-40张八仙桌。在江南一带,中老年人都有去茶馆喝早茶的习惯,无论刮风下雨,这种习惯可能已经保持了上百年。他们天不亮就从家里出发到镇上的茶馆,聊聊家常琐事,谈谈天南海北,这是一种悠久的江南早茶文化。在没有电视、电话、手机和网络的时代,茶馆是他们获取信息、了解外面世界的主要渠道。记得我跟着爷爷去茶馆喝过好多次早茶,每一次爷爷都会给我买两根油条当早饭吃。清澈的河水,四周弥漫的水汽,孕育了江南的早晨,使得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变得滋润。我在清晨的江南茶馆,临窗而坐,凭窗远眺,那流水那小桥那柳树那小巷,那小船那老屋那石阶那码头,都笼罩在薄薄的晨雾中,轻轻地,梦幻般地,此时此刻,任缕缕情思飘散成小桥流水里的云卷云舒,那是一种多好的意境啊。

南日大街最南端西侧是镇上唯一一家猪肉店,我对它印象深刻倒不是因为经常去买肉,而是一年当中我总要跟着父母到这家店里卖2次猪。为改善经济状况,我家总是养两头猪,养大以后卖给猪肉店,一般把小猪养成大猪需要6个月左右,一头猪可以卖200多元,在那个年代可以说是一笔不小的收入。我每次都要跟着去卖猪,主要原因是卖好猪后可以在镇上吃一碗三鲜面,面的浇头一般是肉丝香干韭芽或肉丝香干茭白。

猪肉店往北100米左右是轮船码头,这个码头就在南日港上。在没有公路的年代,轮船码头是江南小镇与外面世界沟通的重要窗口,要去远方,只能在这里乘轮船。记得那时我和几个小伙伴经常会到轮船码头游玩,主要是看轮船起航,尽管我没在船上,但每当看到轮船鸣笛、解缆、起锚,都觉得自己有扬帆远航的万丈豪情,有说不出的兴奋。说来惭愧,那时我乘船去远方的机会真的很少,在南日轮船码头仅有的一次乘船经历是小学五年级时,镇里组织小学老师和学生去海宁春游,我作为我们村小唯一一名学生代表参加。正是这次海宁之行,让我知道了徐志摩、王国维、金庸等文学大师都是海宁人。后来,我又知道了茅盾、丰子恺、木心等都是桐乡人。再后来,我的文学之门慢慢被打开。八十年代中后期,伴随着公路运输的完善,航运交通逐渐被冷落,这个轮船码头大概在九十年代初完成了使命,退出了历史舞台。轮船码头的斜对面是南日榨菜厂,榨菜是南日一带的特产,每家每户都种植。每年在加工榨菜的繁忙时节,我妈都会到这家榨菜厂打零工,赚取一点工钱以补贴家用。那时,我还没上学,由我负责给妈妈送中饭,因此我经常有机会去这家榨菜厂。

位于南日大街中部的电影院,让我回忆起我的童年、少年时光,与小伙伴们曾一起看过的电影。《少林寺》《方世玉》《武当》《南北少林》这些耳熟能详的电影,都是我在南日电影院看的。除了放映电影外,电影院还演出越剧。桐乡是著名的越剧之乡,八十年代的时候,小百花越剧团经常来南日电影院演出,我也是跟着爷爷去看过好多次,节目有《五女拜寿》《西厢记》《汉宫怨》等。

南日晖桥留给我印象最深的,当然是南日汽车站,因为这是我人生改变的起点。汽车站位于南日大街的最北侧,面积不大,一共两间房屋,一间是售票室,另一间是候车室,每天的车次不多,桐乡开往高桥、晏城,晏城开往杭州的客车会在这里停靠。我记得售票员是一个中年妇女,和蔼可亲。20多年前的那个夏末初秋,我从这个车站出发,离开家乡,追逐自己的人生理想。我也多次风尘仆仆地从远方归来,每次都是在这儿下车,再沿着南日大街以及那条高高低低、弯弯曲曲、孩提时摔过好几次跤的乡间小路,匆匆走回到我家老屋所在的那个叫南叙坝的小村庄。

由于南日大街最北侧连着乡村公路,交通方便,自九十年代中期开始,小镇的发展重心慢慢北移,使得汽车站周边成了小镇的繁华之地。南日大街往北延伸,同时新建成了一条东西走向的街道,名字叫农民街,周边还建造了天鹅商厦、农贸市场、沿街店铺、居民住宅等,由于那时我已经在外求学、工作,对这里的记忆并不深刻,唯一不曾忘记的是那家位于拔堍桥西侧、名字特别诗情画意的饭店——“小镇故事”。

夜已深,在一轮圆月的清辉下,我独坐窗前,用钢笔搭桥,与家乡对话,那些美好的记忆被轻轻唤醒。江南水乡,南日晖桥,终究是我一生的喜欢和眷恋。

○周建梁 桐乡人,现就职于上海市城市更新和旧区改造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,长期从事城市更新、旧区改造等工作。







您当前使用的浏览器版本过低,可能导致部分功能不能正常使用。
建议使用 IE9及以上版本,或 Firefox ChromeOpera等浏览器。谢谢!
现在升级 稍后再说